掌柜视线:惠州老街瓦房的前世今生2016-06-01 18:35
分享到:
  • 前言:人们说,老街瓦房是一座城市历经沧海桑田的见证,它承载着数代人关于城事的记忆。惠州,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自然少不了那些由内及外散发着古朴民风以及厚重历史文化底蕴的老街瓦房。本期“掌柜视线”通过镜头带领大家“走进”那些或被拆迁、或已荒废、或改造升级续写传奇的老街旧房,一同领略它们的前世今生。 前言:人们说,老街瓦房是一座城市历经沧海桑田的见证,它承载着数代人关于城事的记忆。惠州,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自然少不了那些由内及外散发着古朴民风以及厚重历史文化底蕴的老街瓦房。本期“掌柜视线”通过镜头带领大家“走进”那些或被拆迁、或已荒废、或改造升级续写传奇的老街旧房,一同领略它们的前世今生。
  • 金带街始建于明代洪武二十二年(1389),是惠州九街十八巷之一。古时传说原街中埋有金带,故名金带街。 金带街始建于明代洪武二十二年(1389),是惠州九街十八巷之一。古时传说原街中埋有金带,故名金带街。
  • 徜徉在现今的金带街,那情怀十足的青砖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水泥地板。环顾沿街两边的老瓦房,有的被居者辅以现代瓷砖修饰,更多的则是石迹斑驳,左邻右里间遮盖着一层浓厚的年代感。 徜徉在现今的金带街,那情怀十足的青砖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水泥地板。环顾沿街两边的老瓦房,有的被居者辅以现代瓷砖修饰,更多的则是石迹斑驳,左邻右里间遮盖着一层浓厚的年代感。
  • 穿过古街旧巷,很容易就能找到这种二进式结构的老房子。嵌上瑞兽铜环的木门一边对外敞开着,缕缕阳光任性的洒在墙壁之上,恬静清闲的氛围让人十分向往。 穿过古街旧巷,很容易就能找到这种二进式结构的老房子。嵌上瑞兽铜环的木门一边对外敞开着,缕缕阳光任性的洒在墙壁之上,恬静清闲的氛围让人十分向往。
  • 褪色并裸露砖石的墙壁有着别样的美感,到了年华飞逝后的今天,金带街附近居民大多为老人,只有他们还留守着古朴和谐的民风以及传统的手工艺。 褪色并裸露砖石的墙壁有着别样的美感,到了年华飞逝后的今天,金带街附近居民大多为老人,只有他们还留守着古朴和谐的民风以及传统的手工艺。
  • 人聚人散在金带街也很普遍,一些残败不堪终年无人维护的旧房子铁门紧锁。 人聚人散在金带街也很普遍,一些残败不堪终年无人维护的旧房子铁门紧锁。
  • 这里商铺大多为各具特色的古玩店,门店上陈放了好多瓷器、玉器及各种首饰品。走几步再走几步一家又一家,金带街俨然就是惠州的“古玩街”。 这里商铺大多为各具特色的古玩店,门店上陈放了好多瓷器、玉器及各种首饰品。走几步再走几步一家又一家,金带街俨然就是惠州的“古玩街”。
  • 金带街全长250米,熟悉的人不用5分钟即可走完全程。穿越金带街而出,展现在眼前的是繁华热闹的老城商业区。 金带街全长250米,熟悉的人不用5分钟即可走完全程。穿越金带街而出,展现在眼前的是繁华热闹的老城商业区。
  • 紧挨在一起的老房子以前都是商住两用,如今都被改装成了“全职”商铺。也有一些旧房子通过一番装修之后,蜕变成一所城市咖啡厅。 紧挨在一起的老房子以前都是商住两用,如今都被改装成了“全职”商铺。也有一些旧房子通过一番装修之后,蜕变成一所城市咖啡厅。
  • 暮色降临时,潜藏在闹市深处的老房子散发着更富地域特色的魅力。 暮色降临时,潜藏在闹市深处的老房子散发着更富地域特色的魅力。
  • 有一些老房子躲得过拆迁,在商业的运作下延续生命创造价值。但有一些房子因为太过“年迈”而不得不被强拆。例如同属于金带街一部分的宾兴馆。 有一些老房子躲得过拆迁,在商业的运作下延续生命创造价值。但有一些房子因为太过“年迈”而不得不被强拆。例如同属于金带街一部分的宾兴馆。
  • 据传,金带街街内的宾兴馆是当时惠州各乡绅为资助本地士子应试而建。在没拆迁前,这里作为桥西环管所职工宿舍。 据传,金带街街内的宾兴馆是当时惠州各乡绅为资助本地士子应试而建。在没拆迁前,这里作为桥西环管所职工宿舍。
  • 横渡西枝江,来到的便是惠州另一条著名老街区——水东街。与金带街的古韵不同,水东街的建筑风格有着浓郁的民国色彩。 横渡西枝江,来到的便是惠州另一条著名老街区——水东街。与金带街的古韵不同,水东街的建筑风格有着浓郁的民国色彩。
  • 水东街有一部分旧时建筑已经被拆掉重建,相当一部分现在还得以保留。住、商在此共存共赢。 水东街有一部分旧时建筑已经被拆掉重建,相当一部分现在还得以保留。住、商在此共存共赢。
  • 前言:人们说,老街瓦房是一座城市历经沧海桑田的见证,它承载着数代人关于城事的记忆。惠州,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自然少不了那些由内及外散发着古朴民风以及厚重历史文化底蕴的老街瓦房。本期“掌柜视线”通过镜头带领大家“走进”那些或被拆迁、或已荒废、或改造升级续写传奇的老街旧房,一同领略它们的前世今生。
  • 金带街始建于明代洪武二十二年(1389),是惠州九街十八巷之一。古时传说原街中埋有金带,故名金带街。
  • 徜徉在现今的金带街,那情怀十足的青砖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水泥地板。环顾沿街两边的老瓦房,有的被居者辅以现代瓷砖修饰,更多的则是石迹斑驳,左邻右里间遮盖着一层浓厚的年代感。
  • 穿过古街旧巷,很容易就能找到这种二进式结构的老房子。嵌上瑞兽铜环的木门一边对外敞开着,缕缕阳光任性的洒在墙壁之上,恬静清闲的氛围让人十分向往。
  • 褪色并裸露砖石的墙壁有着别样的美感,到了年华飞逝后的今天,金带街附近居民大多为老人,只有他们还留守着古朴和谐的民风以及传统的手工艺。
  • 人聚人散在金带街也很普遍,一些残败不堪终年无人维护的旧房子铁门紧锁。
  • 这里商铺大多为各具特色的古玩店,门店上陈放了好多瓷器、玉器及各种首饰品。走几步再走几步一家又一家,金带街俨然就是惠州的“古玩街”。
  • 金带街全长250米,熟悉的人不用5分钟即可走完全程。穿越金带街而出,展现在眼前的是繁华热闹的老城商业区。
  • 紧挨在一起的老房子以前都是商住两用,如今都被改装成了“全职”商铺。也有一些旧房子通过一番装修之后,蜕变成一所城市咖啡厅。
  • 暮色降临时,潜藏在闹市深处的老房子散发着更富地域特色的魅力。
  • 有一些老房子躲得过拆迁,在商业的运作下延续生命创造价值。但有一些房子因为太过“年迈”而不得不被强拆。例如同属于金带街一部分的宾兴馆。
  • 据传,金带街街内的宾兴馆是当时惠州各乡绅为资助本地士子应试而建。在没拆迁前,这里作为桥西环管所职工宿舍。
  • 横渡西枝江,来到的便是惠州另一条著名老街区——水东街。与金带街的古韵不同,水东街的建筑风格有着浓郁的民国色彩。
  • 水东街有一部分旧时建筑已经被拆掉重建,相当一部分现在还得以保留。住、商在此共存共赢。